有點好笑

eat.jpg


0629

我之所以不懂愛

不是因為你給予的不夠多

而是我只知道貪婪無度的

去索取更多




0630

去草屯。

繼續閲讀

For making circles and telling lies

DSCN0084-1.jpg



很多時候是沉默的

洗完澡的時候喜歡沉默
可能在電風扇吹乾身子猛打冷顫
可能連擦都不擦就坐在椅子上發呆聽著輕音樂
可能盯著水珠順著長髮低落在地板上形成的小水窪
可能抱著吉他彈著不成調的音


吃飯的時候喜歡沉默
可能盯著勺飯的湯匙細數米粒
可能想著下一步要挖開哪裡才不至於讓這盤菜倒榻
可能聽著嗡嗡作響的電風扇
可能想著在一旁伺機行動的小蚊子下一步行動
可能看著報紙,看著小說,看著漫畫,看著電視
可能甚麼都不看,咬著湯匙盯著來往的人群
可能腦中上演連戲劇,噗嗤的一下子就偷偷笑了出來


騎車的時候喜歡沉默
但也有可能對著自己上演你問我答的戲碼,或是沿途念著招牌
有時候哼著歌,看著風景,哼到忘我,看到忘我
會著吹風吹得太舒服瞇起了眼睛,就這麼小意外產生
但基本上還是沉默



與人對話的時候喜歡沉默
可能無所謂的回些五四三
可能腦子想的可能是待會要先去拉屎還是先把遊戲破關
但真正沉默的總是沉不住氣馬上打破僵局



沒有人喜歡沉默的寧靜
但我卻很享受沉默悄悄蔓延的這股緊張
而這也常是我們的氣氛

她說我說話真的迂迴曲折拐彎抹角
但我說要是真的不喜歡我還是可以毫不留情的當面甩你巴掌
她問我久了之後會剩下甚麼?
我回答她是默契
她問那愛呢?



我說我不希望現在是這樣
可是我又不能說我希望不是這樣



我不是真的不希望,所以無法當面甩你巴掌。



FIN.然後我發現某幾張自拍照我笑起來很像瑤瑤(??=口=驚??)

meshes of the afternoon

DSC00271(1).jpg


0605

女孩說:一無所有的話是不是就應該沒有眼淚?若是如此,那麼此刻應該高興的是還能擁有著一些,還是高興哭泣是正為了這些?


女孩將自己包覆在棉被裏,一條有著太陽氛香的假氣味裡,但卻絲毫無法振作,是無法,不是她不想,就像她無法去擁抱太陽氣味棉被外真正的火球。「太熱(情)了。」她總是這樣說,實際上是她害怕,至於怕些甚麼她也不知道,但就是怕,下意識的帕,下意識的躲避,下意識的將自己包裹起來,於是軟的,就跟泡在牛奶裡的脆笛酥一般無差別;她說那是一種深陷無想自拔的沉溺,情願捨棄了嘴巴,只因為她想留下耳朵好能將男孩的愛語聽個仔細。

於是女孩對著要求公平的男孩說:「我是個批判且偏執的,不說話是我最後療傷的後路,也是武器。」


繼續閲讀

最近
訪言
12月
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