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I never told anyone

失眠第三週
酒也無法入睡

我心中有根刺
邊邊帶勾的刺
越陷越深的刺

每當發作,就往裡面刺深一點
勾住所有事情往裡面刺深一點

我在意的你從不在意
就這樣刺到底吧
刺道破了
血流乾了
應該就不會痛了
就能狠心了
就能坦然了

如果有緣的話
一定會相見

我們便會互相相愛
我們便會互相相伴
我們便會互相傷害

花個三、五、十年

才能坦率的說 再見 再見一面

然後給予祝福

我真的需要安眠藥

F1000021.jpg


繼續閲讀

握不住一粒沙

DSC00141.jpg

其實還滿想睡的
不過似乎腦袋的東西太多
入睡困難
我想應該是沒有說到晚安,打開不了睡著的契機

這學期都沒有好好的記事
也等於我很久沒有好好的整理自己的思緒
大概說一下最近在幹嘛好了

最近每天的行程大多是BOSS家畢製畢製到天荒地老
回到家通常帶著消夜回來的12點鐘
重度網路成癮的我通常要花2-3小時打電腦
洗個澡點跟線香查資料跟人聊天討論還有撫慰一下自己心靈
然後通常是4-5點會跑去睡(這麼早睡絕對是惡性循環)
再來通常會睡到中午,吃個午飯再過去BOSS家
一個星期就這樣過了

生活上一直多了不確定性
不確定翻模翻不翻得成
不確定今天進度有沒有
不確定我會不會睡過頭
不確定錢包裡有沒有錢
不確定餐館還有沒有開
不確定跟我說話的那位是討厭我還是喜歡我
這學期一直有紛爭
一向理性的我就像繃緊的弦斷了那樣
毫無預警的且刺人的
好險我平時做人成功(幹)很快就得到道歉
然而我卑鄙且膽小的假裝沒看到的繼續過日子
有時很羨慕坦蕩蕩的直接稱讚道歉
""我覺得你這樣很漂亮""
""那樣很棒""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雖然不知道是否真心,但直率的讓人愧疚
她說我必須將心胸打開一點
嘴巴別這麼壞
很多人很喜歡我的
然而我卻只會害怕傷害
真的是令人汗顏且愧疚

很多時後我不知道我該說什麼
應該是說我不知道該如何將我真正的想法說出來
譬如我現在覺得很害羞很開心,說出來的話可能卻是刺傷人的
換句話說這是否就叫傲嬌?(淦宅性出現)
不過我長得不可愛,傲氣成分又大於嬌氣,整個就是失敗
是說這是我的日記,我幹嘛一直講我的壞話
其實我只是不擅於表達
所以很多時後我表現的像個局外人
於是我發現
當我真正想要傾訴的時後
卻沒有半個人

對於未來擬定了幾分藍圖
不管是住所工作還是感情等
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我告訴自己,這條路上只能我自己一個人去面對
然後放鬆我的期待
進入的不會是天堂

膽小的我開始鋪一條生路
總是保留最低限度的自由



真是一篇超白話的日記
六點了,早安

力量

別再讓眼睛變成大海了。
心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滿滿的,完整的,多好。
如果感到冷的話,還有雙手可以擁抱自己。
如果感到開心的話,還有雙手可以為自己鼓掌。
如果感到難過的話,還有雙手可以為自己拭淚。
如果失眠的話,我還有我可以陪伴著我。
當所有人拋棄我,"我"不會拋棄我自己。
我只有我了解我的謊言,我的偽裝,我的固執,我的堅持。
只能用我的話語給我力量。
那麼,就有邁向明天的意義了。
最近
訪言
12月
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