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hes of the afternoon

DSC00271(1).jpg


0605

女孩說:一無所有的話是不是就應該沒有眼淚?若是如此,那麼此刻應該高興的是還能擁有著一些,還是高興哭泣是正為了這些?


女孩將自己包覆在棉被裏,一條有著太陽氛香的假氣味裡,但卻絲毫無法振作,是無法,不是她不想,就像她無法去擁抱太陽氣味棉被外真正的火球。「太熱(情)了。」她總是這樣說,實際上是她害怕,至於怕些甚麼她也不知道,但就是怕,下意識的帕,下意識的躲避,下意識的將自己包裹起來,於是軟的,就跟泡在牛奶裡的脆笛酥一般無差別;她說那是一種深陷無想自拔的沉溺,情願捨棄了嘴巴,只因為她想留下耳朵好能將男孩的愛語聽個仔細。

於是女孩對著要求公平的男孩說:「我是個批判且偏執的,不說話是我最後療傷的後路,也是武器。」





0531
六小時的夢一場。
兩小的無辜。
二十個小時的八百期末。



0601
怒的是自己,
火的是人情,
中間剖半是身體,
燒的是不自量力。



0603
設計就是切豆腐,刀刀精準。



FIN.有沒有別的說法?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最近
訪言
12月
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