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需要安眠藥

F1000021.jpg








在冬日的好幾個早晨
我雙手闔緊靠近嘴巴吹著氣
天氣很冷,卻還是將窗戶打開
這個景色我才看了兩年,卻好像過了一世紀
灰白斑駁的水泥牆,頂樓加蓋的黃色鐵皮,整齊的冷氣機,遠處灰紫的天空,因為是陰天
窗外雞的叫聲,鳥的叫聲,從遠處開近的麵包車聲,總是放著台語歌
天就完全亮了,八點多時,隔壁的歐巴桑們會聚在一起聊聊天,近九點的時後門外就會傳來房東收垃圾的聲音,九點多十點時,是正好入眠的時後
我有的時後會將桌面清空,以為自己很嬌小的窩在桌上望著窗外
如果房間沒有音樂的話,耳朵便會嗡嗡作響
當我發現是自己的雙手摀住了耳朵,也發現了眼淚
這是感傷的時刻,把自己鎖在322中,讓東西把房間塞的滿滿的,像是個溫暖的味道,也擁擠的喘不過氣
心卻冷冷的,似不見底的黑洞
很快的我要23歲了

其實我真的知道我要的是什麼
我真的知道你不能取代他
我真的知道我無法忘記
很焦慮的只想要追上前,追上那個世界,卻不停的在跌捯
害怕回去,流浪卻覺得孤單

因為是無法定位的渺小

很快的我要30歲了
很快的我要50歲了
很快的我要消失了
唯有揪緊的心口才感受到生命
於是又是一個帶著淚入眠的日子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最近
訪言
12月
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