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o know

我總是自以為的委屈求全,來回應你偏激的失望。
話不再是單純的語言,是隨機應變的臨場反應,是一種事事而非的嘲弄。

我知道你要的並不是我,也不是他,但你永遠得不到我和他的綜合,
因為個體無法合在一起來成就你要的完美。
因為完美無法貪婪。

於是你只好繼續演戲。

在一切看次和平完美的框架下。
假裝扮演好你的角色。

但卻不是一個入戲的好演員。




這才是最糟糕的事情
退票是不可能的
想辦法演到劇終,要不然就砸了舞台


別無他法。
多希望我只是個配角,主角只會弄得兩敗俱傷。







感謝觀眾讓我重新定位,卻也迷惘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最近
訪言
12月
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