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

每段時間都擁有專屬於他們的音樂
說我用音樂來記憶也不為過

直到現在
我依舊迷路在那挪威的森林內
在純真的年代裡唱著如果這都不算愛

儘管經歷了搖滾後現代
看過了天空爆炸
為了打倒男孩而轉移愛情
最後還是哭笑不得

一年了
以為我逃開了
然而你久違的一句話
又講我緊緊捆綁

為了氣你(亦或是說服自己)

於是太急於變成大人
喪失了最真實的意識

(恩...好像寫得有點好笑)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最近
訪言
12月
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