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的我

說的話越來越少
文字也不再洗練



是地板太冷 還是我已經習慣地獄的溫度
甚麼時候學會冷笑的 還是我的臉早就僵死


於是你才說
身上帶點菸草味的我
感覺很不錯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最近
訪言
12月
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