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二十二年連我自己都摸不清
相信其他人也是一樣
但何能何德可以只有一個月甚至不到就能摸清其他人?
實際上我沒有資格去批判
因為很標準的就是只許官家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這也沒什麼不對
大家都二十二歲了,甚至更大,都成年人了

用下體思考是現在最自由享受的生活方式
沒什麼不對









於是它就像黑影一樣擺脫不了的糾纏著我
六小時的吉他練習也沒辦法忘掉
是我太會忍痛還是怎樣


ps.老師:是你的王子不是你的丸子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最近
訪言
12月
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