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什麼也好

就在我玩方塊遊戲殺時間等待的同時

突然的似乎想清楚了一切,似乎懂得你話中的意義

原來一切都只是我的過度幻想
應該是說我卑劣的用你的溫柔來療傷

夠了

我知道所剩不多了






只是在等待結束的到來罷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最近
訪言
12月
外面